[ 新基建“破风者”:天翼云 构筑“4+2”能力体系,天翼 联通唐雄燕:5G+ABCDE,让垂 中国移动徐晓东:5G SA吹响 天翼物联王志成:端到端全 中国移动高同庆:以“云智 中国电信牵头的G.WDMPON.x系列 创新,与智慧同行--中国联 中国铁塔邹勇:低成本5G无 面向数字化和智能化 中国联 ]
您现在的位置:上海新闻在线 > 人文历史 >

嘉庆帝登基后和珅立马被处死,为何纪晓岚能受

2020-09-22 16:14 来源: 作者:上海新闻在线

对纪晓岚的结局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,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

纪晓岚跟汉武帝时期的东方朔很相似,都是皇帝的宠臣,一生嬉笑怒骂,行为乖张。他们面对的君主,都以冷酷好杀著称,俩人侍奉在猛虎身边,都能做到寿终正寝,也算是个不大不小奇迹。

不过,要论人生的高度,纪晓岚远不及东方朔,虽然他的成就要远高于东方朔。

image.png

提到纪晓岚,人们就想到《四库全书》,这部中华文化史上最璀璨的明珠之一,其总纂就是纪晓岚。能承担类似工作的,都是才高八斗的学术巨子,纪晓岚不逞多让。

在《铁嘴铜牙纪晓岚》中,被和珅称作“老纪”的纪晓岚,在他还是小纪的时候,就是恃才傲物,鼻孔朝天的大牛。他六岁参加童子试,被誉为“神童”,院试科考又是第一名,乡试再夺魁首,因此小纪年轻时很“拽”。

因为“拽”过了头,24岁那年的会试栽了个跟头,直到30岁“回炉补考”,才以第二十二名中了进士,又以殿试第四名,错过了三甲的荣耀。

是金子总能发光,纪晓岚虽然没捧回“奖状”,但是他的才华最终还是得到了乾隆皇帝的青睐,一生作为御用文人,不离乾隆左右,恩宠无限。

image.png

在影视剧中,纪晓岚扮演着“国之重臣”的角色,把和珅耍得团团转,好像离开了纪晓岚,大清王朝就要塌了似的。其实很扯淡,纪晓岚在乾隆一朝最高的职务才是个兵部侍郎,嘉庆年间,临近退休才被提拔为尚书。在清朝的官场上,侍郎、尚书其实算不上高官,更没多少实权。

所以,本质上说,纪晓岚只是乾隆皇帝的妆点门面的花瓶!

古代的科举取士,形成一个独特的现象,官员们大多都是学术高手,因此即便仕途上不能春风得意,也可以具备成为学术大师的条件。纪晓岚精通经史子集,博览群书,总该在学术界有所成就吧?

很可惜,除了总纂《四库全书》外,他的个人著作非常寒酸,一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和《纪文达公遗集》,就是他全部的作品。无论是文学还是思想成就,都与“家”相去甚远。他的这点著作,绝大多数儒家仕子都可以做得到。

有人猜测,纪晓岚之所以不潜心于著书立说,原因就一个——被文字狱吓破了胆!

满清是中国文字狱最盛行的时期,尤其是乾隆在位期间。有人统计,乾隆年间,共计发生文字狱一百三十多起,基本都是捕风捉影。翰林学士胡中藻,因为一句“一把心肠论浊清”被灭族;徐述夔的“清风不识字,何须乱翻书”,导致他被开馆戮尸,他的孙子主动自首也被处斩,他的族兄徐首发和徐成濯,被乾隆认为,他们的名字是讽刺本朝剃发制度,以大逆不道罪处死。

让纪晓岚心惊肉跳的是,与他一同编撰《四库全书》的总纂和总校们,居然全部都卷入莫名其妙的文字狱。这些人轻则被罚光家财,重则罢官丟职,更有甚者被活活吓死。

如何躲避文字狱?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封笔。纪晓岚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,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:我们要写的古人都写遍了,怎么写都不会超过古人,所以干脆不写。

这就是纪晓岚的圆滑之处,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和面临的环境,懂得如何自我保全:生命最可贵,余者皆可抛。

皇帝不就是喜欢拿自己当门面嘛,那就当好门面就行了,何必自找麻烦!这就是纪晓岚远不如东方朔的地方。

image.png

东方朔的处境其实不必纪晓岚好,他被汉武帝视为弄臣,逗乐子的时候拿东方朔耍活宝,政事没他的份。所以东方朔一生无所建树,无非靠智慧斗心眼,跟汉武帝骗点钱财,过富家翁的生活而已。那么,东方朔的高度何在?

首先东方朔其实很有追求,很有骨鲠之气,他曾经多次给汉武帝上疏建言,甚至搅黄汉武帝与佞幸的聚会,其参政欲望非常强。只可惜汉武帝丝毫不给他机会,那不是东方朔的错。

当东方朔意识到自己的尴尬境地后,他退而求其次。一方面他把自己的谏言,糅合在诙谐不羁的语言中,试图潜移默化侧面影响汉武帝。另一方面,他甘做隐于朝的“大隐”,这种格局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我们读东方朔,他的诙谐滑稽里,渗透着智慧和孤傲的气质。纪晓岚同样也诙谐,也行为乖张,比如他喜欢捉弄同僚,好抽大烟带,一辈子光吃肉不吃米饭,每天行房事五次以上。可是这些除了夺人眼球,什么也不是。

纪晓岚这种“自甘沉沦”的方式,虽然让他的成就黯然失色,却能“平安着陆”。乾隆驾崩后,比纪晓岚小二十六岁的和珅,被一道白绫送上西天,而纪晓岚则受到嘉庆优待,不光继续升官,一直活到81岁,还享受了皇帝亲自赐祭文,和赠“文达”谥号的殊荣。

  •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ahjhg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上海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