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llow字幕网app入口

2021年8月28日

司雪梨走出大厅后左拐,站在屋檐底下准备拨电话,点亮屏幕才发现手机已经不足百分之五的电量。

怕没等到庄臣接电话就关机,司雪梨只好折回去拿充电器,结果一转身,被一道人墙吓得连连退了好几步。

站稳之后,当看清堵她的人,司雪梨瞬间防备警惕起来。

庄云骁左手高于头顶撑在墙壁上,整个人斜斜地站着。又狂又邪。

整个人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内敛,不似刚才在后花园被八个女人围堵时完全内敛,不似在主桌上一半张扬一半内敛,此时此刻的他,是完全释放自己真实的一面。

司雪梨从他身上看到三分邪气,七分狂妄。

原来,这就是真实的他啊。

“怕我?”庄云骁挑了挑眉。

司雪梨面无表情:“让开。”

“我说不呢?”庄云骁视线紧紧锁定她的小脸,这女人真是不管怎么看都很好啊。

不管是电视机前精致打扮过,还是此时素颜朝天,只穿一套普通的休闲服也穿得很好看。

司雪梨懒得答话,直接从他右手边穿过。

外拍美新娘也很美丽

庄云骁仰头看了一眼天,似乎在无奈这个不识相的女人,后猛的向右移了两步,堪堪挡在她前面。

司雪梨一个急刹,差点整个人撞到他怀里去,她又生气又诧异,质问:“在做什么?”

他们不过第一次见面,无冤无仇,堵她干嘛?

难不成是想从她这儿下手,给庄臣下马威?

庄云骁弯腰,双手撑在膝盖上,让自个的视线司雪梨的眼睛呈水平线,他盯着她带着怒意的脸蛋,怎么回事,他竟然觉得她生气还挺可爱的。

庄云骁压了压声音:“我们才刚缠绵悱恻完,就这翻脸不认人了?”

缠绵悱恻……

司雪梨皱眉,骂道:“神经病!”

不过一个善意安慰的拥抱,瞧瞧在他嘴里演变成什么了!

“呵!”庄云骁站直身,举起右手:“既然不记得,那我就来帮重温一下,看清楚了,刚才我是这样抱——”

庄云骁声音戛然而止。

因为他手腕正被人用力死死地握着。

那股力很大,似乎要将他的手腕骨捏碎一样。

虽然很痛,但庄云骁脸上却丝毫没有异样表情。

“抱?”庄臣握着庄云骁右腕,力道大得手指骨泛白,似乎只要庄云骁答错一个字,他就会马上把他捏碎!

庄臣来了!

司雪梨立刻由惊转喜,像小鸡找到大公鸡一样,立刻躲到他身后去,而庄云骁,自然是那只可恶的老鹰。

庄臣甩开庄云骁的手。

庄云骁低眸,右腕上肉眼可眼一个红色的勒痕,他抬手揉了揉。

“这事等家宴结束,我再找算。”庄臣扔下一句,牵起雪梨的手往反方向走。

司雪梨连忙跟着庄臣走了,只是:“咱们不是要进别墅吗,走反了。”

庄臣侧头睨她一眼:“我太太都和别人缠绵悱恻了,觉得我还能安心参加家宴?”

司雪梨一听,险些跳起来:“我去,这耳朵是顺风耳吧!”

他这都能听到!

缠绵悱恻四个字,庄云骁是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说的!

庄臣收起睨她的视线,继续拉着她往前走。

司雪梨主动挽着他的胳膊,有讨好的姿态,也有依赖的姿态,见到他这一刻,她才真正安下心来,没有忐忑感:“可别误会,是他乱说话而已。”

不过司雪梨知道他不会不了解她,上一句话,不过是吃醋罢了,她又问:“不是说要九点才到吗,正想给打电话呢,怎么这么快?”

现在才七点半不到。

“是我失策了。”庄臣说。

司雪梨沉默。

因为有点懂他说的失策是指什么,就是庄云骁呗,还能有什么。

“好奇怪,我又没得罪他,他干嘛来惹我。”

按理说她还安慰他了呢,他应该说谢谢才对,而不是用一种近乎无赖的手段对她。

总之司雪梨真不想和庄云骁再有接触,那个男人太邪气了,她招架不来的。

经过别墅拐角,司雪梨以为庄臣还要继续往前走,结果他停住脚步,正想问他怎么了,腰便被他搂着,同时他还逼得她后退两步,直到背脊撞到墙壁上,然后他的吻落了下来。

司雪梨没有抗拒。

反而双手很主动的缠上他的脖子,仰起头,让他索取。

刚才让他误会了,现在她得讨好点他。

庄臣很受用她的主动,动作越发深和猛。

现场温度渐渐高了起来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……

庄臣口袋里的手机响起,打断了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缠绵悱恻。

“听,听电话啦!”司雪梨推开他,抬手背擦了擦发麻的唇。

应该是别墅里头的人打来的,毕竟她说出去给他打电话,结果迟迟没回去。

庄臣吻得眼睛都红了,多想把手机扔了,省得打扰他们的好光景,但这么做她定会生气,只好顺从的把手机掏出来。

来电人是小宝。

庄臣没有耽搁,开了扩音。

“爹地,来了吗?妈咪说出去给打电话,收到她的电话了吗?妈咪出去好久哦!”

挠人心底的纯真童音从手机里传出,司雪梨和庄臣默契相视一眼,司雪梨对着手机答:“我在这里啦,刚好遇上爹地。”

“妈咪,吓坏我了,去得也太久了!”小宝控诉!

久……

肯定久啊……

因为爹地不放人。

司雪梨清了清嗓子:“咳,好啦,跟爹地谈点事情而已,现在我们就进去啦。”

“好,我和大宝等哦,啾咪。”

末了,小宝加上她的招牌结尾。

“好,啾咪。”司雪梨有样学样。

电话挂断。

司雪梨转身想走:“好啦,我们赶紧进去,他们等很久了。”

结果庄臣圈住她腰身的手并没有放开。

“怎么啦?”司雪梨不解看着他。

“刚才和庄云骁发生什么事?他为什么说抱?”庄臣问。

“他胡说的。”司雪梨下意识否认。

怎么说呢,倒不是怕庄臣误会一类,他肯定是信任她,主要司雪梨是惦记他们俩兄弟有着极不愉快的过往,加上他这方面肯定小气,要是知道庄云骁抱了她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动静来。

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吧。

“我在后花园看见他被几个太太围着侮辱,受不了向前说两句,然后安慰他几句,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他就是庄云骁,后来进客厅我才知道的。”司雪梨说:“他也装得太好了。”

这顶多算是一个错误的相遇。